芽殖酵母中多基因分子结构引起非细胞聚合

单细胞生物的细胞聚合,可能是通过非细胞粘连产生凝絮物和生物膜诱导,也可能是信息驱动性结合,这些在细胞应激反应、医疗和酿酒行业都有重大意义。现在大多数的文献都关注细胞聚合成凝絮物的形式和主要分子决定因素(FLO家族基因)。

复旦大学遗传学研究所群体及数量遗传学研究室罗泽伟教授及其研究团队验证了酵母细胞中基于比对的非细胞聚合的分子基础。全基因组映射已经确认了细胞聚合中可能会变化的四个主要数量性状位点。高分辨率的映射、等位基因剔除和替换实验找到了可能的治病基因(AMN1RGA1FLO1以及FLO8)。同一位点QTL的基因突变可以解释46%的性状突变。在这些基因中,AMN1占据了主导地位,和FLO家族成员不同,它是通过诱导细胞分离缺陷来调节细胞聚合表型的表达。在关于芽殖酵母如何调节细胞聚合分子机制的问题中,这些发现提供了新的见解,并且这些数据将会直接影响我们怎样理解其它真菌物种细胞聚合的分子基础和进化意义。该研究发表在2014年《DNA RESEARCH》杂志上。

参考文献:

Polygenic Molecular Architecture Underlying Non-Sexual Cell Aggregation in Budding Yeast.JIARUI Li,et al.DNA RESEARCH.2014

作者简介:

罗泽伟:复旦大学遗传学研究所群体及数量遗传学研究室教授。清华973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项目《基于新一代测序的生物信息学理论与方法》第五课题组负责人。主要研究方向:数量性状位点高精度、高解析率定位的理论和实验策略研究;进化比较基因组学研究;人类复杂遗传疾病的分子病因学研究。